Brain and Nervous

人类从出生到死亡过程中,大脑一直在变化;而这种变化却是源自于周围的事物、资讯等。

假设大脑是个执行判断体,在不同的事件中,如何作出看似随机的“性格”因素执行判断体?

把大脑看作一个储存体(数据库),而每接触一种“新”事件的时候储存于大脑当中,并归档。

“新”事件与“旧”事件重叠的时候,把次归档的标记位加1处理,若全新事件则重新归档。

当归档达到一定的数量,按标记值偏大者执行,因每个人的环境都非百分百一样,从而达到“随机性格”。

考虑遗传占有一定的因素,在大脑初始化过程中归档标记值赋予较大初始值。

 

“新”事件与“旧”事件重叠但发生冲突情况下,“新”“旧”事件同时复制与内存体中,标记计时值;

在计时值达到前,每与一次事件判断是否与“新”“旧”事件重叠,若重叠则根据符合率给予标志值增加,

若重叠并与两者冲突,则在内存体增加“最新”事件,标记值与计时值全部重置并重新计算。

计时值达到时根据标志值大小决定写入储存体,并把剩余事件归档压缩处理(便于日后再使用)。

 

以防类似人类大脑失忆情况发生,每隔一段事件因备份数据库,并清减去无用数据(选择性遗忘)。

狗头膏药

医者本善,医者父母。
庸医拦道,不知其心。
自称神医,招摇过市。
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。
狗皮膏药,一本万利。
利己害人,千疮百孔。
恐失牌照,遂支五毛。
顾人百万,只留好评。
笑哉笑哉,狗头膏药。

盗梦空间

梦似见阎王,惊醒在妾身,

不枉此生贪,翻身搞二奶,

儿女国外送,阎王不惧怕。

 

梦似见为官,喜醒在茅房,

哀叹枉此生,翻身继前梦,

反正无儿女,土匪从今起。

 

梦似见为匪,惑醒在厂房,

平凡万事安,起身忙工作,

有儿又有女,只为儿女烦。

 

—-盗梦空间

天使与恶魔

无神论者
        他不信神鬼,相信了科学,程度100%。虽然不少东西他至今都解释不了,不过他依然会用任何理由说服身边的人。在我们眼里这或许是狡辩,或许是欺骗,但是他的信徒们选择了相信他,这才是重点。神与恶魔在他的身边徘徊,神引导他,恶魔引诱他,一次又一次的受着神与恶魔的驱使,无论他是否达到他的梦想,他依然会用所以得理由说服洗脑自己,让自己信服自己;于是他选择了相信地球因为拥有了宇宙所以而显得美,宇宙的存在是因为地球,即使这与他所追求的科学而违背,他依然会坚信自己。

虔诚的信徒
        他相信神,他相信恶魔,当然他也会相信他承认的科学。他从小就遵守神给予他的规矩,每天都会祈求神保佑爱护自己,并且他非常恐惧恶魔,非常害怕恶魔惩罚他,所以他不曾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。他开始教育身边的人,想让大家都知道神的力量,让大家都相信只有虔诚的祈求才会得到神的祝福,即使他自己的成功,他自己的成就,他依然会感谢神让他成功,无论神是否存在;于是他选择了相信宇地球因为宇宙的存在而变得美丽,他坚信神就居住在宇宙里,坚信宇宙的美丽,虽然宇宙并不美丽也不安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样的感觉宇宙很美,一样的坚信自己的道路,一样的洗脑自己,其实能洗脑的又怎么是科学与神鬼,是自己选择了相信他们,自己在给予自己理由去相信他们。狂热的追求者远离他们的追求后,或者说梦想破灭后,大多都会埋怨对方将自己洗脑,将自己拉拢进去,事实不是自己在选择着相信?无论怎么的逃避掩盖狡辩已经发生的事情,他们在旁观者眼里都是同情或者说可笑。自己选择了戴上绿帽子,自己选择了压死群众,自己选择了贪污腐败,为什么总喜欢说“身不由己”?你的身选择这样由怎么由心去控制?你的身已经脱离灵魂的存在,你的身已经放弃你,选择了虚荣、物质,你的心怎么选择已经不重要了,身总会告诉心许多的理由让心信服并服从。只不过自己是由身与心构成的,无论是心还是身,都是自己,都是自己在选择,就算想“顺其自然”,也是心与身最终的选择。心与身都在逃避的时候,或许我们就是精神分裂,神经病之类的吧,心有心的活法,身有身的活法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别人看不穿”的活法是心妥协了身,还是身妥协了心?或者说他们分道扬镳了?不过怎么样都好,坚信心与身志同道合的时候,那件事件总会办的很好,所以自己或者的最大敌人,最大的困难时让心与身同步进行,虽然这是不可能完全的存在。

First Diy MCU

第一次接触单片机,

而且是散件,需要自己焊接那种,

在焊接单片机之前焊接过两个收音机和一个门铃,

不过基本都成为死亡的小白鼠.

抱着搏一搏的态度还是开始了焊接单片机.

足足用了两天,

第一天为单片机,第二天为模块版.

虽然焊接称不上好看,

但是对我自己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.

而且,焊接技术也大大的进步了.

从门铃到模块版这段进步付出了不小的代价.

一个洛铁的头已经宣布残废.自己也烫伤了两次.

虽然这样,还是感觉到很欣慰的.

最起码成功了.